和睦家初诊,协和国际确诊,取了一颗乳腺纤维瘤

今年 12 月的,XXM 经历了从和睦家初诊,到协和国际建议手术以及最终术后病理分析确认为乳腺纤维腺瘤的紧张揪心的过程,术后恢复的不错,分享一些亲身经历的医疗事件细节, 从个人的角度谈谈中国的私立医疗,网上公开的不多,给后人一些有用的参考。

医疗资源在中国是典型的稀缺资源,既然是稀缺资源,就一定存在供需不平衡的严重畸形,如果去北京三甲医院挂专家号,可能纸面价格是 50-100,由于价格的管制违背了市场的规律,导致了黄牛这一类群体的出现,「人为炒高」了挂号费,其实,上过大学的应该都明白,这不过是纸面不合理价格的无形补偿而已,只要有管制,这种现象将一直存在,无非是从大家通宵排队变成了更加隐蔽的资源竞争而已,类似的现象数不胜数,春运抢车票,早晚高峰的三环四环。

目前我们家基本形成了小病去和睦家,专病大病去协和国际的就医方式,所以我主要对比协和国际跟和睦家的优劣,普通公立医院大家基本都体验过,我不会过多的总结,文中会分享一个最近去协和普通门诊拿药遇到的事情,发人省心。

⚠️,以下大部分为主观对比(就医本身就是一个很主观的体验),少部分为客观事实,仅供参考。

如果要以一句话对比和睦家跟协和国际的区别,那就是,服务流程规范度远超协和国际,医疗质量效果大概率不及后者。下面我会按照患者就医的整个生命周期分别对比。

挂号预约

微信还未普及之前,和睦家只有电话挂号的方式,通常是身体出现异常后,拨打电话告知接诊护士,描述清楚状况后,护士会根据你的状况给你分配医生以及时间,如果护士没法判断病情,通常会将你分配到全科。拨打电话很少会出现占线的情况,基本都是次日或者本周就能看诊,除非你指定医生则需要根据医生来协调时间,通常也不会等待太久。

这几年和睦家上了微信挂号系统后,我也很少打电话,而是通过微信来预约,微信最大的优点是,能看到该科室下所有医生的可预约时间,以及最重要的,每个医生的专长简介,不夸张的讲,和睦家的医生简介是目前见到过的最专业的描述,比如最近给 XXM诊断的翟梦瑶大夫的简介,仔细阅读一遍,你就知道她适不适合你,相比之下,京医通包括协和 app 上面的医生简介文案就潦草太多了,不是说医生水平水,而是通过看医生的简介,无法比较准确快速的确定这个医生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显然这不是京医通自身的问题,这需要各个医院门诊部门的用心来提升。

翟梦瑶医生2009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8年制临床医学专业,获医学博士学位。之后于2011年在北京安贞医院完成了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熟练掌握各类普外科及乳腺外科疾病的诊治。

在加入北京和睦家医院之前,翟医生于2011年起在北京安贞医院任血管外科医生,在血管开放手术和腔内介入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于工作期间负责执行腹主动脉瘤开放手术与腔内修复、急性下肢深静脉血栓新型口服抗凝药治疗,以及颈动脉内膜剥脱术中止血技术等大型临床研究工作。翟医生擅长下肢静脉曲张、皮肤毛细血管扩张症、下肢深静脉血栓、颈动脉狭窄、锁骨下动脉窃血综合征、下肢缺血、肾动脉狭窄、腹主动脉瘤、周围动脉瘤等周围血管及大血管疾病的诊治;以及乳腺肿物、乳腺纤维瘤、乳房疼痛、乳头溢液、乳腺炎等乳腺疾病的诊治。

协和,不管是国际医疗部还是普通特需门诊,目前都可以通过 App 实现挂号预约,用户的交互体验,跟和睦家以及京医通差了不是一个档次。另外一个问题,号确实比较难抢,最近给 XMM 做手术的主治医生张燕娜大夫就是在放号当天尝试了很多次才挂上的,那天我记得是下午 16 点放号,放号的时候协和的 App 直接崩溃,与此同时,我们也跟保险公司联系让帮忙走他们的渠道看看能不能挂上,幸运的是尝试到晚上终于挂上了号。

顺便说一句,挂号其实是很有讲究的,比如以协和国际为例,并不是挂号费越贵就越好。在和睦家初诊的时候,B 超判断为 BI-RADS4a,翟梦瑶大夫建议观察,因为即使是最悲观的情况乳腺癌,由于其惰性的特质(类似的还有甲状腺癌,前列腺癌,这也是为什么重疾险将其列为轻度重疾的原因之一),现在治疗跟三个月治疗的效果并不会有很大的差异,我们回去立即 Google 了很多资料,4a 是一个尴尬的分界线,往前是良性往后是恶性的概率越来越大,所以我们决定去协和征求第二诊疗意见,协和的 App 上专家很多,正常情况下,一般诊疗费用越贵的代表着医生的职级以及水平越高,能处理的疑难杂症越多,相应的也越难预约的上,所以结合和睦家的建议,我们选择相对年轻的张燕娜大夫,简介不多

张燕娜,女,博士。2004年毕业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获医学博士学位,留任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医师。自2007年开始乳腺外科工作,从事乳腺外科疾病的诊断、治疗和临床与基础研究工作,负责多项乳腺癌相关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在北京协和医院乳腺外科的开展。

07 年开始从事乳腺工作,博士毕业,十来年的一线经验,解决常见的问题应该不在话下,所以最终选择预约了这位医生。

和睦家是明确区分首诊跟非首诊的,区别就是首诊会跟你做一些体温血压的测量,确认生命体征状态,其次首诊的时间平均在半小时左右,这个时间我觉得已经是相当长的了,同时挂号费也更高,平均在 1200 左右。而非首诊不需要进行生命体征的测量也就减少了这部分的服务,同时时间稍短控制在 20 分钟左右,其实这个时间我认为对于绝大多是人来说是相当充足的了,当然挂号费用会更便宜平均在 800 左右。协和如果通过 App 的花是无法区分这两项的,这个通常是由你的首诊大夫,比如我们的张燕娜大夫代为预约。

在挂号预约这一步,整体来说,不管是协和国际还是和睦家,差别不是很大。

看诊

先说和睦家,按照预约的时间,提前五到十分钟到了医院后,找到分诊台报道,告知一下预约的医生,休息区等待,周围普遍比较安静,应该除了妇产科(和睦家是做产科起家),很少会看到休息区坐满的情况。到了预约的时间点,会有护士带你进去,有一半的概率是主治医生会出来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带你进入诊室,之前还遇到个别医生主动跟你握手的。

进去后关门,不需要担心有患者突然敲门进来的情况,因为是严格按照预约时间表来进行看诊。跟医生描述病况,目前遇到的所有医生都是慢条斯理的跟你平等的对话,不会居高临下不耐烦,没交流几句话就问「还有别的问题吗」,催着滚蛋,「尊重」的问题认为在就医体验中非常的重要。

与之相比的协和国际在这块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这个就诊过程中,我是全程陪同,由于协和国际不是严格的预约制,最小时间段只精确到了半天,所以就造成了每个人不想等待,都想尽快见到医生问诊的情况,造成的现象就是大家都在下午两点左右来到门诊室,而到了普通门诊,问题应该是及其的普遍,几年之前看普通门诊不好的经历就不提了,说说最近亲自遇到的,XXM 复查的那个下午,张燕娜大夫问我们是否需要处理疤疤痕贴,我们表示需要,她回复说这个只有普通门诊有,国际部这边没有,所以帮我联系了当时在普通门诊看诊的大夫,具体名字就不提了以 S 代指,让我直接去找她开一个处方拿药就好了,我从国疗走到五号楼中楼五层乳腺外科,进去之后找到 S 所在的诊室,门大开,门口排队站了五个患者,诊室里面用帘子隔开分成两个空间,两个医生在看诊,我象征性的敲了下门,厚着脸皮进去,站在她桌子对面说「S 大夫您好,张燕娜大夫刚刚联系过您让您帮忙开个疤痕贴」,她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回复「等下」,看旁边有张椅子,我索性坐了下来等待。紧靠她旁边坐着一中年妇女在跟她交流,从她跟 S 的对话结合我之前恶补的相关知识,应该是左臂刚作为腋窝淋巴切除手术(到这一步病情通常比较严重了),看上去很虚弱。

患者「我左臂以后是不是不能拎重物了」,S 回复「不能」,患者「是不是也不能甩胳膊了」,S 回复「不能」,患者「那我走路正常手臂甩动了?」,看 S 脸色明显不耐烦了「不行,都不能,还有问题吗?」,患者很小心的问「大夫,我再咨询您个问题,是不是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正常了?」,S 语气明显不耐烦了音调也提高了「我不是说了吗不行,一辈子都不行,你这个手臂以后都不能动」,患者「那我如果不小心动了话会有什么问题吗」,S 「肿啊,你想肿吗?」紧接着低声怨气道「真是的」。接着 S 对我说「你先去门口挂个号然后报道,我再给你开药」,经历了上面这这场景,感觉真的得跪着跟她说「好的,谢谢大夫」。挂号报道后拿到 S 的处方,交完费在分诊台等疤痕修复贴,突然一个老人跪在地上大哭,后来知道是因为挂不上号,一个医生的把她带到了 S 的诊室,几分钟后出来了对她说「这次就给你加个号,下次不加了啊」,心里顿时非常的复杂,说不出的感受,类似的情况在国疗也遇到一次。

大部分情况下,和睦家走的是保守治疗的路线,不会过度治疗,说几个深刻印象的事情。

前几年去体检,拿到报告后说肛门息肉,决定去复检,搜了下发现中日友好肛肠科比较有名,于是预约了他们家范学顺的特需,跟协和类似,门大敞,门口排着几个人,进去后,坐着的,一看就是范学顺,气场十足,三四个白大褂的年轻学徒站着围成了一个小半圈,我描述了下病情告知体检有息肉来确诊下,范学顺指着窗帘隔开的一个简陋的床,大概率是上面的一次性床垫没有换「脱裤子侧躺」,我先过去脱了裤子按照他的指示侧躺,学徒跟着他紧接着过来围着床站,范学顺说「双腿弯曲」,我刚做完还没来得及深呼吸一口,啊的一声就感觉一个异物伸了进去,手指在里面转了两圈,拿了出来脱掉了手套,跟学徒说「肛乳头瘤」,我起身走到他桌子旁,他递给我一张名牌「这是个瘤得切,这是我好大夫上面的联系方式,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来预约我,手术」,我还没来得及缓过神,下一个人已经进来了。

回家后立即预约了和睦家,记得当时预约的是肖海涛大夫,进诊室后区别就看出来了,当然该屈膝侧躺还是照做,肖大夫带上手套抹了些润滑油「我会慢慢的进去指检,可能会有些疼,有不舒服的告诉我」。检查完了之后,大夫很耐心的讲解了这种情况的病因以及需要注意的地方「这个是肛乳头瘤,良性肿瘤,如果日常生活中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就不需要理会」,听到这话我立马放心了很多。前年买重疾,主动告知之前体检的结果,保险公司需要出具肛乳头瘤恢复健康的证明,我找到肖海涛,帮忙开了一份「恢复健康,不会造成癌变」的证明,他笑着说「医学上从没有看到这种良心肿瘤会恶化的案例,放心吧」。

公立医院的治疗有些时候就是简单粗暴,如果当时按照范学顺的建议,除了挨了一刀以及几天的生活不便外,后续并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这个瘤是留着没关系,切了也没关系的良性肿瘤,但是和睦家的医生更多的是从患者的角度出发,给出了更加综合的意见。有的时候,治病不是只需要将生理疾病治疗好这么简单,上文提到的 S 大夫给刚做完手术的中年妇女的故事,女性普遍来说情绪比较敏感加上刚做完手术,更是需要精神上呵护的时候,如果 S 大夫语气态度能够稍微耐心点,国内的医患矛盾可能会缓解那么一点点,当然医患这事,不是态度温和这么简单的事情,本质还是供需的矛盾,只不过最终由医生的高负荷高压力的工作以及患者来承担了最终的结果。

再来说一下本月的这件事,月初 XXM 说左胸难受,感觉长了什么,于是预约去和睦家看翟梦瑶大夫的号,翟大夫先是指检,给出的结论是左胸没有结节,右胸有一个。

说个后话,翟大夫是唯一一个在诊室可以准确定位到右胸有一个结节的医生, 这个在后面协和医生的指检中并没有出现,反而告知的是特征不明显。我认为越是一线的医生应该对于常见疾病的诊断越是高超,尤其是中国这种典型的人口红利国家,对于医疗体系更是如此,医生的医术进步与老练很大程度依靠每天大量的患者标本的提供,说的难听点,患者就是活靶子。我之前看和睦家从不挑医生,基本上预约的护士给我安排哪个我就选哪个,所以经常会给我安排到外籍的医生,这类外籍医生普遍有非常好的背景,有很好的理论知识,但是医学是一门实践科学,所以造成的结果就是,一个简单的疾病能墨迹大半天都查不出原因。去年年初我咳嗽的厉害全身无力,当时和睦家主院呼吸内科最近一周的都预约满了,我就去他们朝外诊所看了个全科,医生应该是 ABC,结果检查了一圈外加开药,回去过了春节都没好,过完年去主院搜医生找到了曹菊,

曹菊医生200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2005年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获得呼吸内科硕士学位, 2008年获得肾脏内科博士学位。同年,曹医生在北大医院完成了内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并在各临床科室轮转实习,熟练掌握从呼吸道感染到疑难杂症等各类呼吸内科疾病的诊治。曹医生拥有9年的临床实践经验。在加入北京和睦家医院之前,曹医生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工作,擅长肺部感染、哮喘、间质性肺病等。

北大医院出来的,九年经验,应该能治好,给我开了可待因吃了几天才好了。这事的教训就是后续看医生都得先把简历拿出来好好看一眼,看看能不能治,不能治也别瞎逼看。

回到指乳腺结节这事,后来通过 B 超也验证了翟大夫的判断,确实是右胸出现了一个 2cm 不到的结节,而左胸没有任何的问题。由于整体边界比较清晰也没有明显的血流,所以被诊断为 BI-RADS4a,翟大夫建议「4a 有比较低的恶性风险,由于乳腺具有惰性的特征,所以是现在手术还是三个月手术,区别并不会太大,所以建议观察三个月复检」。回去搜资料,大部分是良性结果,由于我们这个边界不是特别的清晰,所以还是存在一定的可能性,《早期乳腺癌可能伪装成纤维瘤,针灸按摩适得其反》这篇文章也解释了可能的发展方向。香港乳癌基金会的一份调查指出,有很大一部分人决定手术是出于心里的煎熬,你想,你被诊断了一个瘤,不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有大概 10% 或者更高的概率会变恶性,你可以选择三个月后复诊,因为三个月并不会恶化太多,复诊的结果跟你当前进行手术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你会怎么选择?我们选择把瘤给取出来。

这就有了上文去协和国际挂号的事情了,看到 B 超结果后,张燕娜问我们「你们是倾向观察还是手术」,所以我跟 XXM 商量后,为了避免心里的折磨,最终选择了手术,张大夫帮我们预约一周后的手术,这可能是我们感觉到的国际医疗除了物理环境稍好之外,其他为数不多的优势,几乎不需要排队,这个其实蛮重要的,尤其对于确定手术的病人来说,越早手术越心里负担越少。本来这事我的心态还好,也没那么紧张,毕竟发现的早,早发现早治疗嘛,我们提前一天办理住院手续,整个流程给我们的感觉比较杂乱同时也很仓促,比如当天早上住院后只能在病房干等,完全不知道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以及何时做,大概九点多来了个目测是实习或者很 junior 的医生,来问了一些过敏之类的问题;快吃午饭的时候一个男医生喊我们去病房旁边的一个诊室,问了一下既往史以及过敏之类的问题,然后尝试指触,竟然没摸到。吃完午饭突然出现一个住院大夫以下以 M 代替,跟张大夫一起,站在病房门口给我们简单讲了一下手术事项,因为 M 要赶着手术,所以为数不多的交流显得十分匆忙。等到下午三点多,M 手术完了,把我们跟另外一个病房的患者拉到一个屋子,左右同时开工,给我们讲手术风险以及措施,并且另外一个患者跟我们要做的还不是同一个手术,我当时心里真的是「还可以这么操作???」,我们坐她左边,另外一个病房的坐她右边,屋子里还有别的在办公的医生,完全没有隐私,另外一个病房的因为非哺乳期溢乳也需要手术治疗。讲到一半突然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应该是她丈夫,说话声音很清晰,大致就是儿子发烧,高烧几天了,什么时候能来照顾之类的,挂了电话之后,继续给我们讲解手术操作以及风险。先给隔壁病房的讲解完,开始给我们制定手术方案以及可能的风险,听的我真的全身都不好了:

手术前先进行超声定位,肿物切除活检术;若术中冰冻病理为恶性,则进行局部扩大切除+右腋窝前哨淋巴结切除活检术;若术中发现前哨淋巴结冰冻病理为转移癌或者前哨淋巴结活检失败或不符合保乳条件或保乳不成功(如切缘阳性等),则暂不进行手术,待石蜡病理结果回归后,根据石蜡病理结果决定下一步治疗方案;术中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最终手术方案。术后石蜡病理结果可能与术中冰冻病理结果不符合,有二次手术的可能,【省略若干风险】,术中可能使用美兰和/或荧光造影剂,造成局部皮肤组织染色的可能。

这些风险 M 给我们粗略快速的过了一遍,很多专有术语我们并不是很明白意味着什么,只能通过字面意思判断个大概,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也没有退缩的可能了。讲完扶着 XMM 回病房。在之前一直以为是个很简单的手术,再加上这是协和,还是国际部,很久没吃到这种少油少盐的饭菜了,所以午饭吃的特别香,但是晚饭上来的时候已经没什么胃口了。第二天早上导医通知我们去 B 超室,不专业的地方又体现出来了,病房里面竟然忘记给病服了,导医出去转了一圈才找了套新的,做完钼靶超声定位就开始焦虑的等待,没人能告诉我手术时间点,只是说在中午左右。当天中午我在病房吃完饭不到一刻钟,护士通知准备手术,12:19,XXM 进了手术室,我在外面休息室等到了两点多,看还没做完,就下楼问护士,护士说已经做完回病房休息了,我赶紧跑回去见到了 XXM,因为绷带特别紧,只能坐在椅子上,告诉我冰冻病理是良性的纤维腺瘤,终于松了口气。

下午大概三点多的样子,负责三餐的服务员过来说「你们明天没有预定,就不给你们送餐了啊」。我一脸懵逼,不是之前沟通好一共住两晚的吗,跑过去跟护士确认,告知,已经给我们开出院证明了,就这样,当天下午四点多,我们被赶出了医院,只能安慰自己不占用公共资源吧。

另外一个很大的差别,和睦家是全程电子病例,所以你能跟踪到在该院就诊的所有疾病以及用药检查,可以让护士打印副本或者发送邮件,对患者以及医生都很方便。协和国际目前依然是手写病例,我知道的京医通下面的医院也都是纸质病例,他们应该有电子的记录,但是不对患者开放,之前还在职的时候也调研过技术上的实现方式,并没有什么什么难度,不清楚是何阻力一直没有实现。

说到这里,基本也算通过一些亲身经历的事例对比了协和国际,协和普通以及和睦家之间的就诊过程的利弊了,总的来说,协和国际完爆协和普通,这个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是协和国际跟和睦家之间就各有千秋了,当初选择在协和做手术,还是看中的是医术,相信协和这块招牌,所以环境包括服务也就没那么的重要了。张燕娜大夫全程也蛮尽心,医术这个东西我作为非专业人士不好评价,对患者以及家属来说,能以最小的代价,安全的做完手术并且尽快的恢复,这就是高水平医术的表现,在这点上,协和国际做的还是不错的,和睦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经历了乳腺纤维腺瘤这事,感觉我也成了半个业余医生,能够通过看 B 超能判断出 BI-RADS 等级,是否是恶性,要不要立即手术😄

门诊跟进,诊后

这一块没有可比性,和睦家完爆协和国际,和睦家所有当天无法拿到的检查都是事后主治大夫会电话告知你结果以及后续的治疗方案,同时,患者跟医生在后期是一个双向的互动,比如我们会给医生邮件,向其咨询疾病方面的问题,通常都能得到很满意的回复,同时我们也可以通过分机号主动联系到医生以确定疾病的相关细节。这点协和没有自身的闭环,更多的是依赖于第三方好大夫,实现患者跟医生的互动。

至于拿药这块,协和跟和睦家两者差的不是很多,个人感觉和睦家有更加专业的药剂师,典型的就是冀连梅药师,曾经出过中国人应该这样用药的书,后者通常会更耐心的跟你解释如何用药,同时会有非常明显的用药周期标签以及注意事项贴在药盒上,协和药房肯定也是正规药师,但是毫无存在感,仅仅是毫无表情的说几句话而已,这个我也能理解,每天接诊那么多人,嘴都要说破了。

快新年了,祝读到这篇文章的人身体健康,如果你是乳腺结节患者,看完结节立马消失。

博客复活

回头一看两年多没更新了。

技术相关的这些年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的,那些所谓风口浪尖、炒得来炒得去的新技术底层的还是那一套,并么有很大的创新,鉴于此加上搜索引擎的强大,单独分享或者为此花一两个小时写博客记录一些日常工作中的技术性问题意义就不大了。再者,对于绝大多的商业来说,在没有达到技术瓶颈之前就已经死掉了,很少听过某个公司某个产品因为工程性的问题导致流产的。

索性就不谈技术,给大家分享今年潜水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18 年年底在 Cebu 潜水,把 AOW 给学完了,途径 Olango 去 Cabilao 一天三潜,跟几个成都人一起包船,有趣的事情来了,下潜到二十多米的深度,一个成都女同志拿出一张刺瞎人双眼的银箔,插到了珊瑚里,目测祈福相关的,这年头还有人迷信这个,不多见。下午上船的时候腿抽筋,只顾着拉伸,把潜水表给丢海里了,深海,看不到底的那种。

说到这里,在这之前去 moalboal 看沙丁鱼,浮潜,上船的时候 gopro 带子断了,导游帮忙确认到 gopro 丢的具体位置,二十米深,当地人听到这个消息,一个个跃跃欲试,土方子自由潜一个接着一个下去,最后一个老哥帮忙捡起来了,穿上一阵鼓掌欢呼,给了 2000 php 小费。

圣诞节的前夕去 SM City 看了部中途睡着了的电影,Aqua man,水王,起初我以为是电影院设备屏幕太落后导致的视觉效果,回来后 Google 了下发现真的就是那么烂,对不起,冤枉菲律宾了。

在离新年还剩 3 天的时候突然决定要跨年,热门的地方全部给订光了,于是跟 xxm 去了一个离 Cebu 大概两小时船程叫 Camotes 的岛,岛的形状很特别,可以类比雄性的一组蛋,中间通过一座桥连接两个圆形的岛,岛上最好的酒店 Mangodlong Paradise 已经预定出去了,只能住在隔壁的一个酒店,没有海景,只有一个花园,这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事。很神奇的是,我们住了 3 晚,一共就遇到三四个房客,早上吃早饭,从未碰到过其他房客,冷清的很,尤其是晚上,有点恐怖,去的时候船晚点,入住的时候接近零点了,在前台等服务员可能等了有一刻钟,周围什么吃的都没有,酒店也没有,睡觉的时候下雨,据说 xxm 被吓醒了,当然我是一如既往的睡死过去。

Camotes 岛太小了,我们包了两天车把整个岛绕了几圈,再加上整个岛上饭馆少的实在可怜,网络信号差的得站在某个特定的地方对着特定的角度才能接收到信号,索性剩下的时间就都呆在隔壁的酒店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在那里,完成了目前最有趣的浮潜体验,倒不是说水下的生态有多棒,相反的是水下有很多的塑料酒瓶垃圾,之前所有的浮潜其实多少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但是,这个酒店,或者说这个岛,是真的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当你完全不用考虑时间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所以每天中午吃完饭,就穿上水母服,静静的漂在海上,仔细的欣赏水下的每一个生物,看到了海星在缓慢的爬行,螃蟹左右钳交替着吃东西,小丑鱼在快白化的海葵离东躲西藏,有时候为了让 gopro 拍出最好的视频,会重试好多次而乐此不疲,一飘就是一个小时,上午潜,下午潜,每次都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不管如何,如果在 Cebu 呆的时间比较长可以专程去趟 Camotes,但是休闲放松绰绰有余,有几个沙滩尤其是 Mangodlong 不比长滩差。

新年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直杀 Coron, Palawan,世界级的沉船之潜,在 Chindonan 呆了三天,Resort 有自己的船,去沉船很方便,3 潜沉船,1 潜珊瑚。

前一天晚上入住,工作人员很专业,大家一起吃完饭瞎逼扯,最后跟丹麦的潜导 Julius 讨论制定潜水计划,计划八点开船出发,结果第二天,新加入了一对环游世界的 switzerland 小情侣入住酒店,等他们收拾一下吃完早饭相互聊了会,最终十点出发,这都没什么,毕竟潜水安全开心最重要嘛。科隆  morazan 船,第一次下这边的海域能见度不高。我跟 Julius 一组,小情侣一组,开始下潜到 20m 深的时候,Julius 停留点名确定大家状况,在水底我都是死死跟着潜导的,结果发现男的没了,而他女朋友跟着我???我们三一脸懵逼相互对视,原地找了一分钟没人,上潜,结果在 10m 的地方发现了那男的,瑞士男朋友忘带 gopro 防水壳,10m 的地方 gopro 在哔哔哔叫,不忍心继续下潜。关了 gopro,继续下潜。当天的第二潜是 olympia maru sangat wreck,看到了 stone fish,lion fish 以及各种生物,穿越了半个船,呆了 44 分钟。第三潜岸潜,各种 nudibranch, sea horse。

第二天,早上 7:30 一潜。因为酒店很小第一天入住的时候认识了一对荷兰的夫妻,四十多岁刚结婚,特别黏超级秀恩爱,FB 上各自拿对方头像做封面(后来知道的),不大像我对西方人士的即往感受,一个劲要跟我学中文,他们前一天去 Irako,40M+,难度太大,我胆小没跟着一起去,跟荷兰老夫妻以及瑞士小情侣一起潜了 kogyo maru,水域超级平静,没有浪,下水后悲剧的是 gopro 死机了,索性专心潜水观察,Julius 指了看了好多的有趣的鱼,并且用那个丁丁棒挑逗他们(这样是不对的),长得像蜘蛛的螃蟹在绳索上爬行,穿了一整艘船,特别磅礴,Kogyo 是二战日本 cargo ship,里面水泥袋,绳索啥的都完整的留在了船上,进去之后真的感觉是在读历史。荷兰老夫妻回国后还专门给制作了一个视频剪辑配上震撼的 BGM 表达对我的感谢。

早上潜完这一潜就结束在 Chindonan 之旅了,因为在酒店的吃喝包括潜水都是单独收费的,结账的时候,竟然少算了几百 RMB,不知道是打折的了,还是真的是菲律宾服务人员的数学不行,不得而知。

下午去 Coron 市区,呆了五天,迫于 xxm 的压力,只潜了一天 3 潜。

第一潜, barrucuda lake,传说中的冷热湖,其实是自由潜的胜地,能见度很高,冷热分层肉眼可见。第二潜 east sangat gunboat,以为就是个小破船,但是跟着潜导在船里面左绕右绕,穿越不同的舱室,真是锻炼中性的好地方。

第三潜,跟在 Chindonan 的第一潜一样,morazan 沉船,跟一个 61 岁的美国佬一起,第一次穿越的大多为大空间舱室,可以同时穿越几个人的洞口,这次明显跟上次不同,比第一次难度大多了,很多都是一人大小的洞口,超级锻炼中性,气瓶被卡了几次,好在不慌都慢慢下沉回退一点重新穿越。在做潜水计划的时候潜导跟我们说了有这么一个舱室,水特别清澈,14m 深的地方可以伸头出去,大概水平往上一米的高度没有水,可以头伸出水面,但是不能摘掉面镜以及说话,担心里面有有毒气体,当真的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被这场景震撼住了,我们三人头同时伸出水面发出嗯嗯的声音,声音反弹到舱壁产生微弱的回音,墙壁爬满了红色的虾跟黄色的螃蟹。大部分的舱室都是手电达不到光的地方一片漆黑,有次手电往下瞎晃,看到一条死的大鱼躺在地上,尸体被蚕食了一半,一群小鱼围着啃噬,不由得倒吸凉气。

科隆这个地方真的是太小太无聊了,我们把科隆镇上看上去还行的餐馆咖啡店都消费过一遍,徒步绕了市区 N 圈,逛街的时候跟 Chinadonan 老板碰了几次面(Chinaonan 距离镇上船程一小时)。。。

菲律宾的潜水到此结束,总结起来就是,菲律宾这地方真的是自然风光无限美,其他的就没太多要求了。

xxm 爱吃菠萝,这次就是靠菲律宾有好吃的菠萝哄骗过来的。在北京吃到的菠萝都写着原产地菲律宾都乐,包括之前在香港 Hysan 楼下超市吃到过大为惊叹的菠萝都写着源自菲律宾,这次来,从地摊到超市尝了若干,没一个口味对劲的。推荐大家吃吃他们的 lechon,就是烤乳猪,以及 sisig,可以理解为菲律宾版的老干妈,超级下饭。在 Camotes 上的 Mangodlong Paradise 里面,我们就是靠 sisig 填饱肚子的,后面去 Coron 市区,在 Westown Resort 也是每餐必点 Sisig。之前出去玩从没吃过中餐,都是吃当地的食物,这次实在没办法,最后的几天,连续吃了两天中餐,西红柿蛋汤,鲜美。

八月份的时候去新加坡,时间比较紧,只有一天,就去了圣淘沙水族馆,前一天晚上发现可以潜水还邮件预约了下,第二天去的时候人家说要提前一周预约才可以,作罢。

十月份再去新加坡的时候,提前半个月就预约了潜水,价格跟东南亚肯定不好比,但是环境包括服务很一流的,体验了一次水族馆的潜水,在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里面,最深 12m,呆了半个小时,在圆柱型的封闭水箱里面潜,然后被一群人看猴子,看到了鲨鱼的卵鞘,之前一直以为鲨鱼是产的那种圆的透明的卵,直到潜导拣了一个给我看才发现不是这样的,还有掉落的 manta ray 的牙齿,白色的,除此之外并没有特别的,可能是好久没有练习了,五米停留的时候竟然差点飘上去。

本来第二天还预约了一个 shark dive,上面潜完后去场地看了下,面积比上面的还小,但是鲨鱼的密度倒是很大,不是很有意思,取消了。

年初的时候买了块 Garmin Descent MK1,一直没用上,这次潜水特意用了下,真的是除了时间是准的,其他都不准,两个字,垃圾。

Can Venta Airwasher Effectively Reduce PM2.5 or PM10?

There is not official tests state that whether Venta airwasher is able to reduce PM2.5 or PM10 effectly, hence, I made some tests with the help of Dylos air particle counter during the good weather, PM2.5 index less than 100 means good or moderate, PM2.5 larger than 100 which means unhealthy or even hazardous. My bedroom's door or window is closed all the time and it's a confined space.

The answer is partially efficient. In centain conditions, it works, other times, no.

When the PM2.5 outside is less than 100, Venta can effectly keep the indoor PM2.5 around 30 or even less.

However, when outside is unhealthy, which means the index is above 100 and beyond, it really can't effectly reduce the particles inside, and the metrics I got from Dylos indoor have positive correlation with outside index, sometimes, Dylos even get 100 or even more which is totally unacceptable for people in the bedroom.

Now, the answer is quite clear, if the weather outside is good, just keep the Venta open and it can handle. When outside is unhealty, you really need to turn on your air filter, and don't rely on it, you need HEPA filter.

What about PM10? Venta seems work all the time, no matter good or bad outside, it can keep the index under 100 or lower, most of time, my bedroom PM10 is around 50, sometimes, after long time filter without opening the door, you can see single digit.

Trips to HCMC, Nha Trang, Phnom Penh and Siem Reap

Last month, Kiki and I went for a vacation, here are some experience and tips.

For HCMC, it’s quite modern, as invaded by France before, it still exits a lot culture from France, like iced coffee and French baguette, both are delicious and cheap. HCMC is also famous for its French cuisine, we went to one of the best French restaurants in HCMC, but not so impressed, the only impression is so many ants on the desk, maybe we don’t know how to enjoy French cuisine.

Later, we flew to Nha Trang, the beach is fancy, we spent a few nights in Sheraton, it’s location is really good, walking distance to most of the restaurants, and Lanterns restaurant is one of the best we ever met, authentic Vietnamese cuisine, we went there many time, from breakfast, launch to dinner. We were too busy eating and drinking to enjoy the free beach chair, umbrella and the best public beach sections in Nha Trang provided by hotel, later we regretted. After that, we went to mia, the so called best resort in Nha Trang, generally speaking, its still better than others, but didn’t give us as much as we expected. It’s location is far aways from city center, and nothing when step out of the resort, so you need to take the shuttle bus to go into the city or just stay in the resort, enjoying its private beach. I had to say, the beach here is even better than those in the city, since the whole resort only holds about two dozens of customers, the beach is quiet and clean at any time, you can play canoe and surfing, but the food here is just the average level with top price. For drinks, they have happy hours, buy one get one free, so Kiki and I ordered 4 cups of mojito, watching the night sea view, till midnight, nobody but we two, totally drunk.

As saied before, the coffee here is wonderful and price is reasonable, so just pick up one when you need a rest. Also the mongo shake is worth trying, we tried dozens cups of shake during the staying in Vietnam, even later in Cambodia, we still ordered the same, most of them are between $1 to $2, enjoy. So many Russians, there are probably three languages in the city, Vietnamese, English and Russian.

We had a terrible experience while taking the Mai linh taxi. The first day when we arrived at HCMC airport in the midnight due to flight delay, we halled a Mai linh, and told him by meter, but when he took us to the hotel, he forced us to pay 100, 000VND, which was 30RMB, just a 5 minutes tour, we tried to explained to him, the only word he said is one hundred, well, we surrendered. Later, we only hall vinasun taxi, which was quite fair, by meter by default.

Continue reading

Setup a AQI(Air Quality Index) Monitoring System with Dylos and Raspberry Pi 2

I have been using air purifier for years in Beijing, China. So far so good except the only problem troubles me, is that effective? is my PM2.5 or PM10 reduced? the answer is probably obvious, but how effectively is it? Nobody knows.

At the morment, Dylos is the only manufacturer that provides consumer level product with accurate air quality index, so, not many choice. I got a Dylos air quality counter from Amazon, there are many products, if you want to export the index data from the black box into your desktop for later process , you'll need at least a DC 1100 pro with PC interface or higher version. Strongly not recommend buying from Taobao or the similar online stores, as far as I saw, None of them can provide the correct version, most of them exaggerate for a higher sale.

Now, half done. You need to Raspberry Pi, at the time of writing, Raspberry Pi 2 is coming to the market. I got a complete starter kit with a Pi 2 Model B, Clear Case, power supply, WiFi Dongle and a 8GB Micro SD.

In order to make the Raspberry Pi up, it's better to find a screen monitoring, or it will take huge pain to you.

After turning Dylos and Raspberry Pi on, the left process is quite simple. You need to connect the Dylos and Raspberry Pi with a serial to USB interface, the serial to USB cable is uncommon these days, if you are a network engineer, you should be quite familir with the cable, else, you can get one from online or somewhere else.

Now, write a tiny program to read the data from Dylos. You can make use of Python's pyserial module to read the data with a few lines. Here is mine. Besides that, you can use other language to implement, such as PHP. The interval depends on your Dylos collecting data interval, the minimum is 60s, ususally 3600s is enough.

Once got the data, you can feed them into different metric systems like Munin, or you can feed them into highcharts to get a more pretty look.

totobobo 运动版(supercool) 口罩简单测评

13 年冬买了第一个 totobobo 的口罩,用起来非常爽,完爆 3M,为此我专门写了一篇博客,后来到了 14 年夏天,大热天的带着口罩走路不大舒服(这个问题现在来看是世界性难题没有一个口罩能彻底解决),像下面这样

于是对比了下几种比较适合在夏天戴的,最终买了 totobobo 的运动款(supercool),像下面这个样子

可以看到跟普通 totobobo 不一样的地方是它需要口吸鼻出,跟游泳一样。买回来之后发现 HEPA 滤网跟贴合它的两个塑料片之间有很大的间隙

这也就意味着过滤的性能可能大打折扣,因为脏空气不经过滤网直接进呼吸系统了。为此特意跟官方的工作人员交流下此事的意见,答复是这是正常的,不会影响过滤效果,如果实在需要贴合的话,可以用热水重新塑形,于是我就用热水把两边的重新塑形了一遍,发现效果还是有的,确实贴紧了。接下来该到路上走两步了,于是每天带着 supercool 走着上下班(单程 3 公里左右),虽然我游泳能适应口吸鼻出的情况,但是在马路上也这么搞,还真有些不大习惯,好在一周之后基本适应。奇怪的是,这段时间的空气质量并不好,但回去肉眼观察到 HEPA 几乎还是白白的,如果是之前戴的非 supercool 的 totobobo,一天就开始发灰了,本着科学的态度,继续带了接近三周,最终的结论是:连续带了一个月,HEPA 的颜色如上图第二章所示,也就是说,这一个月我人肉替它吸了不少烟尘雾霾 ;-(

以上实践证明,supercool 在我这儿的效果非常差。除此之外,由于北方干燥气候加上嘴吸气,所以不管空气好不好,呼吸一段时间时间后嗓子都会明显感受到发干发痒,这是我后来抛弃 supercool 的第二个原因。

根据科学测评(1, 2),totobobo 的舒适性没话说,但是实际的过滤效果在众多的口罩型号中只能说可以接受,大概是中等稍稍偏上的水平,综合考虑的话,还是 3M 的更加靠谱些。

去年底,带了一年多的口罩(上第一张图)遗失在了欧美汇的某个角落里,于是现在我又开始消耗家里之前屯了一大盒子物美价廉的 3M 9501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