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空气质量(三)

用了一年的 3M 口罩,效果没话说,最初用的头戴式的 9004,没有呼吸阀,感觉也不是特别的密封,冬天戴在眼镜上容易有水汽;后来一段时间换成了 9332,N99 级别的,戴上去效果还不错,不过成本相对来说提高了不少;再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用的就是现在戴的这个 9041,耳戴式的,虽然没有呼吸阀门,但是口罩的顶端有一个金属鼻夹,所以密封性还不错,成本也控制在了合理的范围之内。

上面所有的这些装备在我读完了 Richard Saint Cyr 医生写的《Air pollution masks: A review of the best》之后被我抛弃了。文章里面比较了四个口罩,除了经典 3M 之外,一个叫 totobobo 透明口罩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调研之后就发现真是各种优点:

  • 塑料(不是很确定)的材质,贴在脸上比 3M 的更加舒服
  • 不漏气,这也就意味着现在这个天气佩戴眼镜里面没有水汽
  • 不会像 3M 那种棉织材料一样带久了会有口水之类的混合味道
  • 外层的 mask 可一直使用,要换的只是两片 N96/N94 的 filter

基本是解决了目前 3M 存在的一些问题,然后立马下单买了一个。用了一周之后发现真是完暴 3M,每天的平均价格跟 9332 的差不多,mask 算是一次性的投资,接下来换 N96 的 filter 就好了,大陆这边平均下来换一次的成本在 20RMB 左右,可以使用一到两周的样子。

第一组 filter 我连续用了 9d,下面是连续几天的照片纪录,效果非常明显。

Continue reading

北京的空气质量(二)

两年前那会儿住中关村鼎好附近,最大的感受是杯子里面的水早上出去的时候还蛮清澈的,晚上下班回来会明显的发现水杯里飘了一层灰。地面、家具几天不扫也会到处都是灰。后来搬到牡丹园这边之后,情况更加的明显。下面用数据说话。

10 月买了台扫地机,第一次扫我屋子(20平)之前,我用扫帚扫了一遍,最起码肉眼看不到灰尘了。结果了?扫了满满 15 杯的灰尘,还好我没让这机器人扫整个屋子,要是这两室一厅扫下来,这机器人估计会自插双目了,每次报警提示集尘盒满了,打开盒子就像下面这个样子。

整整 15 杯的灰尘

Continue reading

北京的空气质量(一)

年初买了个 Honeywell 的净化器,到目前为止用了半年,其间由于空气太脏,罢工两次,需要人工干预处理最外层的 pre-filter 下才能继续工作。
目前住的 16 平的房间是长年密闭的,不过情况依然很糟糕,首先是大颗粒的尘埃太多,其次是类似 PM2.5 的微细颗粒同样太多,直接看图,不过看到只是大颗粒的物质了。

没拆开之前的 pre-filter

拆开之后的 pre-filter,是不是很吓人。

三个月之后的 True HEPA 的颜色

有点需要注意,虽说产品手册(1, 2)上写了能吸收挥发性物质,气体,但是没有明确的说明可以过滤甲醛,所以保守的估计是无法真正吸收甲醛的。搞笑的是,到了国内,产品手册就立即变样了,纷纷打出"去甲醛美国霍尼韦尔Honeywell True HEPA 空气机"的标题。这跟我司搬家,搞了几十台亚都的净化器,产品手册上把"铂金分解甲醛模块,真正快速分解甲醛,无二次污染"作为嚎头一样的不负责任。我拿了台紧靠我的工位用了一天,感觉不到任何效果,身体不良反应仍然存在。所以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在家办公靠谱。现在我的净化器跟加湿器是 7×24 工作,Honeywell 的电机是保修 5 年,应该足够了。


10/12/2013 更新

10 月 12 号在 Twitter 上发现了一个叫 smart air 的超简易空气净化器,其实就是一个 HEPA 网在起作用,全套只要 200RMB,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北京的医保

不想看过程的请直接跳到最后的总结。

前段时间身体不大舒服,想去医院看看。
之前由于工作原因,经常要路过和睦家和明德这两家比较高端的私立医院,再 g 了下全国最大的外来人口集散地的公立医院的医疗状况,结合这两家私立医院做了个对比,最终还是选择去了明德。
想象一下,如果去了一个号称专家云集实力雄厚资源丰富的三甲,从进医院开始,要拨开一群一群的老弱病残,忍受着一坨一坨的烟雾,看着满地的废纸、痰、烟头,到排队挂号,面对那一张张死气沉沉的黄脸婆,听着周围那群吊儿郎当黄牛的哀嚎,到最后见到了医生活人,你花了一个多小时排了个队,结果那些砖家叫兽要么不管三七二十一让你先花钱去做一堆的检查,要么花三分钟不到就把你给打发走了。事实证明,大部分的医院确实就是上面这个样子,比如离我比较近的这几家(1, 2, 3)。

前天晚上电话预约了下,第二天下午过去,不管是前台接待人员、医生还是最后的收银,其态度、专业技能、服务都可圈可点。最后付费,由于是私立医院,不可以使用医保卡,再加上没有这类的医疗保险,所以只好自己垫付。以上这些去之前都有调查过,所以也没什么吃惊的。如果按照上面三家医院的"水准",最后的价格应该不会比明德低到哪里去。

接着买药,自己住的小区就有药店,去的时候还特意带上了医保卡,心想这下终于有用了,不过高兴的太早。当年入职的时候,我就强烈要求(想象一下国务院新闻发言人的口吻)不要所谓的五险一金,不过了,据说这玩意儿是国家"法律"规定的,可惜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大陆的《宪法》如今是这样的:
-rwxr-xr–
开个玩笑,继续正题。进去了之后,药也选好了,结账的时候收银员竟然告诉我不可以使用社保卡,无奈只要现金付款。后来在推特上问了下,原来绝大多数的北京药店都是不支持社保卡的,到目前为止,网上看可以查到的支持社保卡的药店也才不到 100 家,全北京有多少家药店,最少 2000。

北京,这个全国最大的外来人口集散地,其医保就是一张废纸,从看病到买药。如果你有足够多的时间,愿意冒着被挤怀孕或者人流风险,可以选择去公立医院,医保卡或许有那么点用(貌似要超过 1800 的部分?)。
把话题扩大一些,大陆的社保就是张废纸。之前都是纸上谈兵,这次是实践出真知。

滑雪

周二去滑雪,向同事请教了简单的刹车,控制重心,掌握方向技巧,花了大概 3h 的样子,基本能在初级道顺利的滑下来。正所谓世间万物都是相通的,之前滑冰的那一点点经验,对滑雪基本也是适用的 :D